偷偷来这吃口粮

氪勤氪金的非皇orz

不明白太太们为啥会掐起来,像我,斗鸡输了都只敢发膜拜——虽然心里想的是早晚弄死你的吸血姬/青行灯/茨木/雪女/兵俑

【酒茨】 狂徒 chapter 3

!!!是说吞总就是那个黑道大佬的仔吗!!!太太你真的好棒!!!

客人4:

剩下的路程都是酒吞在开,茨木也不问去哪根本没心思打破为数不多的惬意,另外也想着等到靠岸指不定又是一场埋伏一场恶战,总有一个人要养精蓄锐,然而酒吞为人做事的周到总是能一次次突破茨木的想象,当他发现他们直接停在了公海上随波逐流空中却突然响起了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才知道这艘船不过是个幌子。


酒吞看了一眼空中丢下悬梯的直升机,回头看了还坐在甲板上的茨木一眼,然后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朝着他,螺旋桨的噪声太大什么也听不见,不过茨木靠读唇是读懂了。


他说,罗生门,上去,你今天得给我撑足场面。


凭这一句茨木就明白了,酒吞的计划里还有别的人,且不是一般的别人,是有钱又有势,那个人买某个一条命,酒吞就从他手里买了茨木,一命换一命,那个人买他仇家,酒吞买他茨木。


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与酒吞有个交易,而他就是等验的货,要是过不去这关,指不定就是一起死。


当他登上悬梯,那艘船就直接哄得一声炸成了一片火海,酒吞骂了一句真他妈糟蹋东西。


他们的落脚地是一艘巨轮,能够容下停机坪的甲板宽敞到可怕,直升机落地左右站了两排人,像是等候多时,茨木从小跟着军火商老大的义父混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却也是感到了这阵势的压迫感,他走到酒吞前面,这一趟他不能让酒吞在前面,但毕竟是在牢里关了三年,刚迈出一脚就有点抖,酒吞在他后面做了个下台阶的动作暗地里扶了他一下,塞给他一把枪,再往下走,他听见酒吞没跟下来,心里也就明白了。


在他踏入左右夹道的迎宾阵势中的一瞬间所有人都举起了枪,茨木眼疾手快向后一仰双手撑地顿时无数颗子弹就在他刚才脑袋的位置打了个空弹壳跟不要命似的往下掉,他抓准时机一个翻身伏在地,张嘴咬住枪两手抓住那条装模作样的厚重红毯边角用力一掀,顿时飞起的长毯阻隔了两队人的视线并在力度的作用下朝着一方倒去,在空中扭成一个红色的螺旋,他抓准了这个时机背着地从下面一滑而过,当两方人马终于回过神来要再开枪,红毯落地将他整个人盖住不辨方位,片刻之后,他从地毯的另一头毫发无损地钻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这才举起了枪。


来人拍了拍手,算作喝彩。


“不枉费我花心思大价钱把你弄出来。”


在茨木看不到的地方酒吞点了支烟。


他们的合作人叫荒川,后来证明这个人虽然排场吓人,实际上脾气并不坏。


“身为杀手,顶着几十口枪的火力一路进来竟然一个也没杀。”他还颇有些遗憾。


茨木皱了皱眉,老实说他不乐意走在酒吞前面,看不见挚友简直是人生灾难,奈何他今天一路都得这么走,脾气就有些不好。


“我没那种特殊癖好。”


荒川露出无可反驳的表情换了个话题,“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要废话了,我们要杀的是伊吹大明神,你的前主子。”


茨木当即就一个激灵站起来,睁大眼睛看了一眼旁边的酒吞,酒吞不说。


“别他妈开玩笑,”茨木当即就说,“杀这个人成不成功我们最后都是死,我指不定死都死不成,想咬舌自尽都没舌头咬。”


荒川看了看酒吞,酒吞把烟摁灭了。


“这个不用你操心,”他说,“敢干自然有后手。”


茨木顿了一下,突然拔枪就指着荒川,头也不转地对酒吞说,“挚友,不要相信他,这笔我们干不起,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荒川却摇摇头,“你搞错了,这个后手可不在我这儿,在你挚友那。”


茨木一愣。


酒吞把桌上的枪拿起来,上了膛,抬着手就对着茨木。


“我说了,你的雇主是我,我叫你去杀,你他妈的就听着。”


说完又突然声音柔软了下来,“不是你一个人干,我会陪着你。”


茨木握着枪的手抖了抖,过了一会,慢慢收下来,连眼神都黯淡了下来,认命似的说。


“任务说明。”


荒川丢了一个档案袋在桌上。


 


伊吹是酒吞和茨木结识的契机。


茨木是在伊吹的旗下长大的,办孤儿院收养孤儿暗地里养成杀手这种俗戏码,养出一个天赋秉异的罗生门,能干,听话,长得好,被人带着和伊吹见了两面,再后来就成了御用枪,茨木没什么野心,只是年轻,又好战,单纯得要死,上面拿他当宝贝,哪里找死把他往哪里送。


酒吞当时查案查到伊吹的手底下,一般人查到这里就不查了,他却继续往上查,仿佛真的以为自己能把伊吹大明神和他的产业掰开来送给上法庭,然后就认识了茨木,茨木刺杀了他整整十回,最后一回被人反擒了,酒吞跟他在审讯室里玩软的玩硬的耗了整整一千三百二十七个小时,最后是酒吞认的输。


到现在酒吞都没从他嘴里撬出来过关于伊吹老子的一个字来,如今一丘之貉,茨木终于竹筒倒了豆子。


“我只是见过几面,”茨木说,“我仔细看过了,虽然长得很像,但是可以确定并不是同一个人。”


“影武士。”酒吞笑了一声,“这都什么年头了,够惜命的。”


荒川摇了摇扇子,“你总共就知道这么点?我可是听说你憋了五年呢。”


茨木往后一靠整个人靠在沙发里面,神情颇为不屑,“你当我靠什么活这么大,我当时要是说了那才真他妈就是个死,用完就丢这种事我见多了,我不说他们不知道我到底知道什么才好端端活到现在。”


酒吞玩了玩手里的打火机,“话倒是没错。”


荒川扇子一合,“提醒我日后别跟再你们这些东西混,一个比一个狠。”


酒吞给了他一个你也不赖的眼神,自顾自拿起桌上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点情报倒是挺重要。”他喝了一口。


“至少能说明他确实是那张脸,不然也没必要都按着那一张整。”荒川赞同道,“现在问题来了,在什么场合的时候,他才会自己亲自出场。”


两人一同看向了茨木。


茨木皱了皱眉,有点不悦地看向别处。


“我哪知道?如今他家大业大,早就没有什么是必须亲自上阵的了,非是必须亲自的?要我说,吃饭,睡觉,”他说道,“操情人。”


酒吞放下酒拍了拍手,“主意不错,精彩。”


茨木一脸震惊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翌日,荒川给他们准备了离开的船,茨木找了个时机把荒川堵在没人的地方。


“你老实告诉我,”他说,“挚友他到底和伊吹大明神之间有什么仇?”


荒川冷笑一声,“我记得职业人士不问问题的。”


“少废话,”茨木说,“那是酒吞,我不能看着他往火坑里跳。”


荒川终于认真起来了,“具体我也不知道,我只负责提供钱和人脉,不过我听说过,大概得有十年前的事了,他有个女人,叫红叶,死得不明不白的。”


茨木愣住了,荒川接着调侃。


“怎么,你喜欢人家,连人家的情史都不知道,我还以为干你们这一行的情报工作都做的不错。”


看茨木一副失魂落魄样,又仿佛动了恻隐之心,对他又多说了一句。


“你可别把酒吞看得太好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跟他认识得比你久不知道多少,你要是一旦觉得他可能是在玩你,就抓紧跑。”


最后茨木浑浑噩噩地就上了船。酒吞对他的反常置若罔闻,他肯定是猜到了,不过并没有决定说什么。


船直接送他们去了一处位于岛上的小型机场,在那里收拾了收拾装备,两个人就上了飞机,最后落脚在东京郊外的一处私人宅邸。


酒吞驾轻就熟地就进了枪库,告诉他自己随便挑。


茨木挑了支380柯尔特自动,酒吞看了一眼。


“不挑狙击?”


茨木摇摇头,“我不觉得这个人能靠狙击枪杀。”


酒吞看了他一眼,突然转过身去把枪库的门一锁,然后转过身来把茨木摁在枪架与墙之间的角落。


“你还知道什么,”他压在茨木耳边,“这里没有监控。”


茨木说道,“组织内传过,他还有个儿子,傲得很,比他老子还傲,跑去做了警察,不过敢说这个的,都死了。”


酒吞俯在他耳边轻声地笑,鼻息喷在他的耳廓。


“那你跟我说这个,是也想死吗?”


茨木跟着笑。


“不想,”他说,“我还想活到挚友你喜欢上我的那天。”


酒吞像是满意了,拍了拍他的头,在他耳边说道。


“那就别说出去。”




tbc

【博晴】太太参加同人大触觉醒了!激动!昵称是kapoc,朋友们一起肝票票吧!!!


ps这是个人的拉票行为orz与太太本人没有任何关系orz如有不妥可删

喵蛙:

算是给博客一点点色彩【虽然糟糕透了】

等待太太确认中,焦灼。
我茨木号又出了个连连……我想要的明明是山兔啊!!!!

欧皇一发入魂。
昨天刚抱怨完一大通,结果欧皇在我小号抽到个茨木……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想笑。

之前求而不得的东西,一下子得到,反而不想要了。

突然对这个游戏没有了热情。

不肝就没有金币,没有勾玉,不能强御魂,不能抽新式神,每天就是这样机械性地打大蛇,简直要绝望。
式神用的还是那三板斧。角色等级压不住,结界就会打不过。角色等级压了,就买不到六星御魂。角色等级高了,打斗鸡被等级低的虐又很丢脸。
唉,真的是左右为难。

抽不到ssr,强不到好御魂,被欧皇朋友嘲笑“你的六星姑姑跟我五星的一样”。
我也不想的啊,我手气就是那么差,比不上你的极品狗子,极品姑姑,极品桃花。但是我也有在努力地肝啊。
我的六星速度没有你那么厉害,一下子强满还+11,我给姑姑穿的御魂都没有加到暴击上。那我能怎么办,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啊。

我的姑姑那么辛苦,每天随我打大蛇,打石距,打结界,打斗鸡。养不了ssr被人笑,没有好御魂被人笑,攻击低也被人笑。

一段遇到的都是45+的大佬,我辛辛苦苦抢一速,姑姑好不容易把对面的座敷打死了,茨木一捏,我引以为傲的阵容全灭,对面还要发个膜拜和谢谢。是我太玻璃心,不懂得竞技游戏的乐趣吗?

但是看到我本应该英姿飒爽的姑姑,值得最好对待的姑姑,被对面按在地上打,然后消失掉,我也是会心疼的啊。我宁可直接退出。

这个游戏一开始是求ssr,后来变成求御魂,现在你又告诉我,六星和五星之间是天堑?我很努力六的姑姑,你告诉我第一个六星只是狗粮大队长?第一个六星只是游戏的开始?
突然间就不想玩了。
这样有什么意思?一眼就能望到头的游戏体验。

无非就是打石距,打御魂。打到暴击的强满后发现是生命王,于是继续打御魂;
打御魂发现掉的都是三星四星,很绝望,因为自己没有钱和好御魂过魂十。
只好日复一日地打魂六。
赌魂,赌到六号位爆伤,+3后发现是防御,废了,继续赌;
抽卡,sr图鉴都满了,ssr永远抽不到;
做成就,五星麒麟已经满了;
升御灵,已经全都满了;
打斗鸡,发现对面有一速,于是去拼命强;

打斗鸡,发现对面烧条上肉队,于是拼命般雪灯堆命中;
打斗鸡,发现反击流很好用,于是拼命攒镜姬小僧;
打斗鸡……

说真的,每天除了打斗鸡,我感觉就没有别的乐趣了。可是斗鸡打不过,怎么办?那就继续打大蛇啊。没钱强化怎么办?打大蛇啊。

而且斗鸡总是遇到吸血姬,这个sr式神强到变态,策划什么时候削一下?吸血姬和椒图联动,根本不用玩了。

是,我攻击低,活该。

阴阳师的玩法目前已经到头了,觉得很无趣。

所有成就都做完了,人物角色也到顶级了,没有任何上升空间,触碰到了天花板。到了角色60级的时候,我真的就不会再玩下去了。

阴阳师的剧情也只开了2/5,副本永远停留在六层。
番外更夸张,没有阎魔就没得看。以后是不是每一个番外都是一个ssr的故事?
所以说,我的号运气差,我自己运气差,竟然连参与剧情的资格都没有了???

也许是我接触的等级太低,没有体会到大佬们的乐趣,但是我觉得真的累了。
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也许是我无能,是我没耐心,是我不会玩。
是我太垃圾。

【分享玄学】欧洲并没有那么好orz

#让非皇重拾信心。
#作者39级高非后第45抽出狗子,第一只ssr。
#偷渡欧洲后的血泪史。

只是39级萌新的一些个人心得,有说得不对的地方欢迎各位大佬指正orz(大佬们请温柔点嘤

关于抽到狗子的心得在上一篇lof,感兴趣的大佬们可以去看看一位失态的非洲人的自白orz
————————————

玩阴阳师,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越想要的越得不到】。具体论证在上一篇抽到狗子的lof里面,这里就不多做赘述了。

*插一句,有一次世界有个妹子语音召唤出了茨木,她说的是:“给我一个妖刀姬~”
后面有个汉子说了一样的话,出的是判官。

这篇lof的原则是:【月盈则亏,欧极非来】。

经过这些天在欧洲水深火热的生活,我含着热泪写下了这一篇lof,目的在于告诉各位对资本主义憧憬的阴阳师大人,移民需谨慎!

在我还是非洲人民的子女时,虽说日子苦,只有姑姑和各位r卡的陪伴,但是还是过得挺有滋有味的。狗子一来,把我带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欧洲大陆,我漫卷诗书喜欲狂。

然后发现,还是把我遣返吧orz

在欧洲生活,有如下几大不便。

1. ssr不一定好养。这是大佬们跟我说的,我也不清楚,我的狗子还在带着火灵蹭石距orz

2.【掉的御魂低星比例变高了。】这个是亲身经历。

在狗子还没来时,我经常为【魂四掉四星】而烦恼。因为我当时(和现在)都不是很会区分哪些能喂,哪些不能,所以都只敢喂三星的,四星的都攒着。

现在想想,真是甜蜜的烦恼啊orz

刚到39级时听说黑科技过魂十,石距掉的五星御魂几率会变大,于是拼命尬舞给过了。

石距没太大变化,魂五六七八依旧掉四星(野队,魂八偶尔还会翻车)

奔赴欧洲后,我忽然发现网易爸爸不爱我了orz

因为【魂四掉二星,魂八掉三星】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折磨啊"(PД`q。)・゜我的姑姑那么辛苦养家,拼命打凤凰,椒图小姐姐那么努力帮大家分担痛苦,结果一场魂八下来网易爸爸你就给我掉二星三星?对得起座敷卖的血吗!

后来我的欧皇朋友(第三抽出茨木,现在33级有灯狗茨)告诉我:“魂八一直都是三星堆啊,你不知道吗?”

以及她的六星茨宝还在用最初打天下的四星套。

还有另一位33级有荒,狗子,灯,刀,一目的欧皇也跟我说,她打魂七掉的都是二星三星,根本养不起。

3.【强化到好技能的概率相对低了】。诸如输出型的技能三,吸血姬的技能一,(未觉醒)镰鼬的技能二。

*其实很多式神技能强到最高级都很有用的,只是对于非洲人来说,每一个黑蛋都要精打细算,发挥最大的价值。所以这里我就说了前期最需要的技能,喂到最想要的就没有再喂了。

在狗子还没来之前,我买的黑蛋都没有式神可用。所以给姑姑喂了三个,全部加到技能三。后来38级终于抽到了第一个姑姑(前一个是拼的),喂了也是加到技能三,现在技能115。

狗子来了之后,我之前高非的三个黑蛋尝试性地喂了一下他。第一个技能三,嗯,非气还在。第二个技能二,被动加狗子速度和暴击的,顿时不敢喂了。

而且这也影响到了别的式神技能点强化。

【椒图】:强到了技能一。在我还没有踏上欧洲大陆时,大椒图的强化都是去了技能三(受涓流之链影响的单位受到伤害下降5%),或者技能二(提升暴击率的),大概是123,现在的小椒图是213。

【镰鼬(未觉醒)】:强到了技能一。本来我技能二还差一次就能拉条了。

【雪女】:强到了技能二。在狗子来第二天,我试探性地抽了一发,出了我们的初恋雪女姐姐。挺好的,斗鸡有奇效。我就兴高采烈地喂了,结果是技能二。

我之前也抽到过雪女,所以现在雪女是212,喂后222。(不过后来倒回去看,其实雪女姐姐每个技能到了高级都挺好的,不愧是初恋)
——————————
以上大概就是我的暂居欧洲心得,感谢各位大佬的耐心观看!

大佬们给ssr配的六星都是又肝又赌,辛辛苦苦攒起来的,萌新我就乖乖守着姑姑过日子吧orz

昨天石距出了五星和六星速度!今天斗鸡终于上了二段!感觉我又回到了熟悉的非洲大陆呢!!

不过二段的世界真残酷啊orz兴冲冲刚打个照面,对面镰鼬一蹦,茨木小手一捏,就被遣返回一段了orz

我还会继续努力的!拔剑吧欧洲人!!

以及感谢一位42级欧洲大佬帮我把结界勋章填满(*ˊૢᵕˋૢ*)ෆ⃛我防守那句话真是没说错(*ˊૢᵕˋૢ*)ෆ⃛

最后还有一个小心得:【寄存到好友高星结界中,掉ssr碎片几率更大。】

我自己的五星美食都是掉饿鬼红叶之类,放到好友那里,一次出了阎魔一次出了吞总。

以上。

【分享玄学】
刚刚出了狗子!39级高非第一个ssr!我要把狗子宠上天啊啊啊啊啊啊!
感谢网易爸爸在我高非之后让我33连抽抽到的那三个三星和两个四星狗粮,把我狗子的材料都准备好了,我果然是您亲生的女儿嘤嘤嘤
分享一个来自非皇的玄学:【越想要的越得不到】。
在我由高非通往月见黑的道路上我曾一度非常害怕ssr小姐姐断了我的路,因为我本人是比较萌小哥哥的(♡▽♡)
有人说小鹿断非酋路很不开心,所以我画符的时候就一心想着要小鹿男小鹿男小鹿男,空间和签名也都是小鹿男,符也是写了小鹿两个字,结果出来的是狗子!(其实我本人也是挺期待小鹿的……或者说随便来个小哥哥ssr我都能把他宠上天……包括我已经准备好的两面丑orz)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主角信物】。我一开始就觉得自己肝不到,所以根本没去看活动那里的个数,结果肝到深处,某一天发现自己就差几个信物了,还是挺惊讶的……然后就轻轻松松换了博雅的皮肤,从此以后每次他出战都要盯着他后背看嘿嘿嘿(///ω///)
以及最开始我玩的时候,在我还是个10级萌新时打第二章普通掉了【金鸾鹤羽】。当时我连根鸟毛都没有,一脸懵逼。(至于后面拼命乞讨才把姑姑拼出来的这种黑历史就不说了orz)
总而言之,网易爸爸就是这个德行!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以及,我觉得这会是我唯一一个ssr|・ω・`)虽然阿妈非,但是阿妈会对你很好很好的|・ω・`)
哎,昨天大佬才问过我,39级都没有ssr,我到底哪里来的勇气玩下去"(PД`q。)・゜・
大概来源于率领非洲战队剿灭欧洲人的野心吧"(PД`q。)・゜・

【狗崽】妖狐日记(一发完)

#一发完。
#狗崽,微博晴,微酒茨。
#设定大概就是狗子是欧洲博雅抽到的,崽子是非洲晴明抽到的。
在我出这个设定之后,官方才惊现某新cp,我……
博雅和晴明的故事还在更中,欢迎点头像看非皇偷渡路(///ω///)
#崽是个痴迷小姐姐的痴汉痴汉痴汉,游戏就是这么设定的,接受不了的小伙伴请提前避雷哦。
——————————————————
【四月三日】像小生眼睛一样的金色大晴天

今日,小生受到感召来到了一个贫瘠荒凉之地。将小生召唤来的阴阳师名为安倍晴明。

不过这些都是末节。

最重要的是,小生在这里见到了很多前辈们说过的小姐姐!!!

鲤鱼精小姐姐皮肤真好啊,滑溜溜的,冻在果冻里一定能成为小生绝世的收藏之一!


【四月五日】像小生肉垫一样的柔软大晴天

来到这个破地方好几天了,认识了好几位小姐姐,人生真是幸福啊!

而且小生还是这里的主要战力!安倍家的,你很有眼光!!


【四月九日】像狗毛一样乌黑的大阴天

今日心情不甚美妙。和那个伤风败俗穿衣品味低下的夜叉出门打大蛇,竟然遇到了大天狗。

呵。就算你是ssr,你弟不还是被小生打得满地找牙,凭什么看不起人!

待小生觉醒那天,就是你必死之日!

……不过大天狗这厮,长得倒是好看,不知道ssr小姐姐是不是也如此美貌呢嘿嘿嘿。


【四月十三日】像烟雾一样美丽的多云

前几天安倍家的召唤出了姑获鸟。

哼,就是个凭着历代恩情留下来的妖怪罢了,不及小生我连突又能吸血来得厉害!

而且好丑,小生不是很想见到她。

不过一起来的烟烟罗小姐姐和桃花小姐姐倒是非常可爱呢!啊,真想把她们的美永远藏起来!这样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四月十五日】像烟烟罗小姐姐脚下云朵一般的多云

今天被暴露狂怂恿去看烟烟罗小姐姐洗澡,嘿嘿嘿,那身段,那腰那腿,可真好看啊……

但是为什么转过来是食发鬼那个痴汉的脸!

小生的眼睛好辣!!

结果被那个死痴汉发现了,叫来了烟烟罗小姐姐。

小姐姐打人好痛qaq

但是没关系,小生需要来自美丽小姐姐的鞭打!

让小姐姐的爱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四月十七日】像桃花一样粉红的晴天

小生今天和桃花小姐姐一起在桃花树下品茶。

桃花小姐姐身上的气味真好闻啊。香香的,软软的,就像她这个人一样温柔。

桃花小姐姐的声音也是非常娇俏可爱!舞姿也是非常的美好!特别是和桃花小姐姐一起作战的时候,桃花小姐姐那一句“不要装死,快给我起来啦!”真是要把小生的心都给软成一摊春水了呢!

决定了,小生的下一位艺术品,就是桃花小姐姐了!


【四月三十日】像神秘女子一样吸引人的阴天

……为什么。

自从安倍家的和那个大老粗阴阳师混在一起之后,小姐姐们就都不理我了。

桃花喜欢樱花,山兔和孟婆赛跑,鲤鱼精跟河童游泳,就连蝴蝶精这个小天使都围着神乐打转!

小生,小生就这么不值得各位小姐姐的垂怜吗……

不过没关系,小生近日在夜间赏月的时候发现了一位陌生的小姐姐。这位小姐姐比小生见过的所有小姐姐都要好看,气质上佳,眼眸冷漠,总之就是超级超级带感的冷美人!!!

嘿嘿嘿,小生的命中之人就注定是你了!


【五月一日】像神秘女子一样清冷的阴天

神秘的小姐姐好像有点害羞,她在小生面前没有说过一句话,只用她那含情的眼睛望着小生。

小姐姐的眼睛和小生一样是金色的!我们以后的孩子一定有着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金色双眼!

啊啊每天晚上出去和小姐姐约会,是小生一天中最期待的时间了!!


【五月八日】 像神秘小姐姐一样迷人的晴天

今天和小姐姐去了一趟大老粗家。

哼,那只黑毛狗好好看看,这才是配得上小生的ssr小姐姐!

围观了一下大老粗抽卡,呵,抽出个红毛怪嘛。

又是ssr,真晦气。


【五月十日】像全世界ssr一样讨厌的雨天

小生去你妈的茨木!!!

你们两个ssr搞基搞情趣不要误伤小生好吗!!!不知道小生很娇弱的吗叠那么多狂气!!!!

嘤嘤嘤,小生的毛毛尾巴都秃了,这么丑陋的小生如何呵护小姐姐们啊!

只有姑姑对小生最好了QAQ

不行,此仇不报非妖狐!小生要拾起sr的尊严!!

小生得想个办法!


【五月十一日】 像小生原型一样帅气的阴天

决定了,小生要隐藏妖气,化作狐狸原型去调戏大天狗!


【五月十二日】像小生皮毛一样柔软的晴天

哈哈哈哈大天狗你英明一世,不依旧拜倒在小生原型顺滑柔软蓬松可爱的皮毛下!!

哈哈哈哈狐心大悦哈哈哈哈!

就让小生教会你,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五月十三日】像满地狗毛一样多的多云

啧啧,大天狗平时看不出,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绒毛控!

整天抱着小生撸毛,小生的毛毛都要掉了好吗!小生的毛毛都是要好好爱护的,你以为小生像你一样糙吗!

给小生把你的爪子拿开!!


【五月二十九日】像乌鸦毛一样黑的阴天
啧,小生看这火候差不多了。大天狗这厮已经完全离不开小生了!

小生今日故意迟了好久才过去,看到那只狗急得团团转,差点就要飞出去找小生。

哈哈哈,不知道大天狗知道真相后会怎么样呢!说不定会跪下来抱住小生的腿,让小生不要离开他!!

不可一世的ssr也有今天!

小生出现后那狗好像松了一口气,又抱着小生叨叨逼了好久。

什么小时候因为自己和弟弟的黑羽被人叫大乌鸦啊,不能化出原型以至于被其他妖怪痛打啊,空有ssr的名字没有ssr的实力啊……

哼哼,没想到尊贵的大天狗大人也有这样不堪回首的过去,真是让小生太开心了!!毕竟不是每一个妖怪都像小生一样,人型原型随心切换的!!


【五月三十一日】像小生眼睛一样明亮的晴天

就在明天!小生决定趁热打铁,好好虐那狗子一顿!以报当初被鄙视之仇!

大天狗啊大天狗,小生有意怜香惜玉,只可惜你那ssr同伴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把小生耍得团团转。他们的罪过,就由你来承担吧!

是直接在他面前化为人型好呢,还是直接玩消失好呢?

哎呀哎呀,化为人型的话还要设计一些酷帅的台词,什么莫欺少年穷之类……

啧,这么难。还是直接玩消失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大天狗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找不到你心爱的妖宠小狐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喜欢小生送你的儿童节礼物吗中二少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月一日】像小生爪子一样优雅的晴天

今天是小生消失的第一天,好想去看看那厮是什么个光景。

可是不行,万一他怀疑小生拐走了他心爱的小狐狸怎么办。

等明天拜托萤草过去看看嘿嘿嘿。


【六月三日】像小生鼻子一样湿润的阴天
想不到ssr都是这般冷酷无情的!自小生消失起,大天狗竟然毫无动静!该吃吃该喝喝该带孩子带孩子!

当初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全都忘记!小生可算是看透你们ssr了!

小生决定,歧视所有ssr!除了小姐姐!


【六月五日】阴
哎,真无聊。


【六月七日】多云
今天无聊死了,找暴露狂一起打大蛇,结果他竟然不去!

呵,这个冷漠的世界。那小生的英姿只有自己欣赏了!

去到那里遇到大天狗,真是倒霉。

喂,你就不会想你的小狐狸的吗!小生看你还胖了,真是冷酷无情!

靠那么近干什么,就算你帮小生挡了一下,小生也是不会对你有任何好感的!


【六月十日】晴
一连好几天小生去打大蛇都看到大天狗,小生是不是水逆???

看到就算了,维持路人的友好不行吗?为什么你这家伙要过来和小生搭讪!

这么快就忘了你视若珍宝的小妖宠?

啧,ssr真的是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哼,小生的御魂又都被扒给新来的吸血姬了,最近真的是好倒霉。


【六月十二日】多云
小生晚上在窗台拿到了一袋子御魂!全都是爆伤和暴击的,这么珍贵而且合我胃口,肯定是哪位暗恋小生的小姐姐打的,想要给小生一个惊喜!!

但是问遍了寮里的小姐姐,竟然都不是哎。

难道是暗处的爱慕者?

嗯嗯,这个套路小生也喜欢的!

只是单纯收下小姐姐的东西而不道谢,有违小生的原则。小生可是非常呵护小姐姐们娇弱的内心的!

这几天就蹲守着抓出那个爱慕者吧!


【六月十五日】晴
这两天一直守到半夜都没有人或者妖怪出现,真是困死小生了。

结果第二天醒来发现小生已经躺在床上,还好好地盖着被子,真是一件怪事!

小姐姐看来人不仅温柔,而且力气也很大嘛。很好,足以配得上小生了!

不过小生好像是听到什么声音才睡着的,是什么呢?


【六月十六日】晴
哦,原来是笛声。

啧啧,大老粗和晴明半夜不睡觉,在院子里吹笛子,也是很有情趣嘛。


【六月十七日】阴
大老粗说他半夜不吹笛子。

那就奇怪了,匿名爱慕者会是谁呢?


【六月二十日】晴
小生在窗台上发现了四个四星白达摩和五个五星白达摩!!!

这这这,这礼送得太大了!小生实在是受之有愧!!

啊啊,再不找到那位神秘的小姐姐,小生要寝食难安了!


【六月二十一日】阴
听说隔壁的大天狗病了,姑且让小生去凑个热闹。

源家都不设结界的吗?小生怎么直接就走进去了?

还有,他们看小生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小生今天辫子没扎好吗?

哎呀,那狗子可真是病得不轻啊。啧啧,平时油光水滑的,现在气若游丝地躺在榻榻米上,一看就是操劳过度,真可怜。

听说他这半个月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干嘛去了,孩子也不带。

小生觉得他是会他相好去了!哪个妖怪被他看上,可真是可怜,这种ssr傲得很,肯定想控制别人,估计受不了的时候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他抓回来吧,啧啧。

不过他对自己的宠物都这么不上心,也说不定。


【六月二十五日】洗马达
小生有个非常不妙的猜想……


【六月三十日】气
啊啊啊ssr真的是卑鄙无耻下流混蛋!!大天狗这个骗财骗色的垃圾!!!

ssr都这么喜欢耍着人玩的吗!看破不说破,冷眼看小生卖力演戏就这么有意思吗!!

小生非常非常生气!!小生要离家出走!!!


【七月四日】痛
他妈的,一日一次,一次一日,你都不用带孩子的吗!!!小生现在才有力气爬起来,你还怪小生不够养生,不能早睡早起?!

还有,为什么要威胁小生!小生是那种会被打断腿这种低级威胁阻碍热爱小姐姐道路的妖怪吗!

大天狗小生告诉你,不是!!

你给小生再多御魂,再多达摩,小生也是不会屈服的!!绝不向ssr黑恶势力低头!!


【七月六日】
小生又没说御魂不够用,你个大天狗假惺惺地去打什么大蛇!还孤身一人去,受伤了吧!

受伤了也活该,小生是不会怜惜你的!

就上这一次药,下不为例!


【七月七日】
啧,大天狗这家伙,虽然有时候真的很讨人厌,但是还是挺有心的。

暂且原谅他了!毕竟小生可是向来都严于律己,宽于律人的!

不过把阴历七夕记成阳历七夕也太蠢了!!!


【七月二十日】
狗子我求你了,能不能把你那辣眼睛的红配绿新衣服给小生脱了!

你把衣服脱了面具摘了,小生就勉为其难地赏你一夜春宵!

这厮,觉醒后技能都点到脸上了吗!连访遍花丛的小生,有时候都会被诱惑啊啊啊!这也太丢人了!

(完)

【博晴】非皇偷渡路5

在开打之前,晴明留了个心眼。


“我们打一个赌吧。如果我赢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你赢了我也帮你做一件事。”

“哼,我是不可能输的!到时我要让你给我赔礼道歉,奉我为上座!”

随后晴明和博雅就这么打了起来,最终以源博雅三连发都没有射穿晴明的套子而宣告结束。

源博雅:……

“你这个人……算了,愿赌服输,你也是有两把刷子。说吧,你要我做什么事。”

话音未落,就看到被递到自己面前的一张符咒。

晴明双手捧着符咒,弯下腰恭恭敬敬地对源博雅说了一句。

“欧皇大人,请帮我召唤一次式神吧!”

源博雅: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面对皇室贵族的源家长子,你就这么一点点要求吗!应该说真不愧是小家子气的平民出身?能不能有点志气!

源博雅真是被非洲晴明给气得不轻,一把将符咒抓过来,不耐烦地说道:

“行行行,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帮你抽一发。”

说着就要开始就地画符,头发乱糟糟,衣服也没好好穿,毫无形象可言。

晴明眼疾手快地将符咒抢过来:“慢着!博雅,召唤的时候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我们还是等今晚找个好时辰,好好准备一番再来吧。”

源博雅:……这么穷讲究也没见你抽出几个好式神啊!

——————————————————————

晚上,在经历过一番诸如静心打坐,沐浴焚香之类的准备工作后,源博雅终于被获准抽卡了。他早就被折腾出了一肚子气,只是碍于自己说出口的承诺,一直忍而不发。

他气呼呼地在阵前坐下,刚要摆出起手式,又被晴明拦了下来。

“你又想干什么!”

晴明也不知真没看出他生气还是假没看出,还是那一幅赢家笑眯眯的欠打样。他把源博雅推到后面,自己代替他坐在了阵前。

“不是说要我帮你抽卡?”

“博雅,如果是你抽卡,出来的式神就是和你定的契约,那我不就亏了。”

“那你到底想怎样?”

“就有劳博雅坐在我身后给我传欧气了。”

说着还示范出标准的传内功的姿势,示意博雅把他的手按在自己背上。

这种愚蠢的姿势。

源博雅翻着白眼吐槽了一句:“那你还不如让我抓着你的手抽。”

随后晴明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喂喂,你想干什么,这个我是不会答应的!两个大男人这样太恶心了!!”

晴明满心满眼都是即将到来的鬼王,家世风度什么的全都被抛在了脑后,此时眼睛亮得发绿。

“博雅,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不能反悔。”

源博雅心里说出了今天第一千零九个妈卖批。

但还是别别扭扭地坐在晴明身后,抓住他的手。

他想尽量忽视掉颈后竖起的一根根汗毛还有手臂上不由自主冒出来的鸡皮疙瘩,因为现在靠得实在是太近了,早就突破了他和别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让他浑身不自在。

但是忽视无果,只好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他比晴明高半个头,这样坐在他身后,两只手都抓着晴明的手,有种把对方环抱在自己怀里的亲密感。晴明把平日里一直带着的高帽给摘了下来放到一边,就越发显得人小只了起来。

平时穿着颇为飘逸的狩衣时还看不出,现下贴得如此之近,连对方长长的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后,才发现晴明这人其实十分清瘦。

坚硬的腕骨似乎要刺破那一层薄薄的血肉透出来,被他抓着的手也是瘦长微凉的,比他还像个贵族。
毕竟他每天都在勤加锻炼,血气充足,手掌上还有射箭磨出的薄茧。晴明听说一直是走的弱质贵公子路线,天天窝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像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

真想不明白这人怎么把他那些垃圾式神养这么大的,源博雅心里不由得嘀咕。

不过这么说来,被这种人打败的自己,也还真是输得心服口服啊。

晴明这边倒是一直在兴头上,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人,摆出个姿势后——

“急急如律令!”

“呼~终于可以喘口气啦~”

“急急如律令!”

“嗯~~~”

“急急如律令!”

“人家可是有九条命的喵!”

……

“啊啊啊啊啊啊啊玄不改非!!!”

在连续抽出了十八张R卡后,晴明本就摇摇欲坠的信念彻底崩塌了。

“根本没用!!!!”

“什么欧皇非皇,全世界运气最差的就只有我吧!!”

源博雅刚才一直在走神,此时被突然暴起的晴明吓了一大跳,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这家伙估计运气又变差了。

他坐在阵前,冷眼看着晴明满庭院发疯,觉得应该收回之前的话。

被这种人打败,其实还是挺耻辱的。

晴明疯完之后像是用尽了力气,面朝下扑通一声倒在召唤室里,一动不动了。

源博雅自觉已经圆满完成了这一次的赌约,对这样软成一滩烂泥的晴明一眼都不想看。

输给这种毫无大家之风的人,真的是很丢人。

他跨过晴明横摊的身体,正要往门外走去,忽然听到晴明不知在喃喃些什么。

源博雅一时有了兴趣,想了解一下屡战屡败的非洲人的心路历程,于是蹲下身来。

只听晴明迷迷糊糊说的是——

“姑姑这么辛苦,如果没有更强的式神帮她,以后谁来保护伙伴们啊……”

……这家伙,真的很讨人厌。

“喂,起来!”

“干什么……”晴明睁开眼看到源博雅想把他拉起来,无力地摆摆手。“啊,博雅还没走啊。你先回去吧,这次谢谢你了……”

“我运气这么差,什么都救不了,还是不要传染给你了……”

“你这家伙,说什么丧气话!要是这么轻易就放弃,你还是安倍晴明吗!”

源博雅一边说,一边把他生拉硬拽到阵前,让他盘腿坐下,自己也如刚才一样坐在他身后。

“看着!让我来给你抽一张!”

晴明根本不配合,全身无力,手不想动,身子也不想动,整个人软绵绵地窝在源博雅怀里消极抵抗。

源博雅简直要给他气笑了。早上千求万求求我给你抽张卡,晚上抽不到好式神就耍赖,我就让你看看欧皇的实力!

他强硬地抓住晴明两只手,挺直腰板,让晴明靠在他身上,至少让姿势看起来不再那么颓丧无力,厉声催促道:“快,听我的,再抽一次!”

“唉,都说了玄不改非……”

“快召唤!”

“……急急如律令随便什么都好了我已经不抱希望了!”










“把你们打个粉碎,只需要一拳!”

…………………………


“博雅我爱你你是光是电是我唯一的神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欧皇抓着我小手抽卡是我毕生的梦想!!!

博雅的新皮肤真的是帅得人合不拢腿啊啊啊!!

关于把谁升40,我同学是这样说的。

“博雅能射,但是晴明有套子啊。他射不穿的 [ 滑稽 ] ”